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老杨性福传奇短篇作者:luoyuenxi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三十好几了没结婚,老杨觉得很得是不是自己太固执,太偏执,为甚偏要找个像——如花一样的呢

老杨是个电工,也没受过专业培训,就是经常帮村里人家接根线,安个灯什么的。就这样谁家只要跟电有关的都找他,他也乐意。这不刚干活回来,村尾的毛二他媳妇就捎信来说保险烧了,这对他来说是再小不过的事了。老杨拿了保险额丝和一把起子就超小路去了。刚走半里,老杨暗叫不好,怎么最不想碰到的人偏偏碰到。

老杨所说之人就是村里最风骚的王会记的婆娘~秋月。这个秋月长得五大三粗,一对大奶子站据了上半身的一半,不过皮肤倒是很好,白里透红。她每次看见老杨就像人看到盐姜一样,直流口水,不是摸摸这,就是摸摸那。搞得老杨欲火难熬,想日她又怕王会记。正当老杨还没回过神了,秋月一手已抓住了他的卵子,两个大奶子也在身上磨蹭起来。老杨被秋月抓着卵子,走也不是,喊也不是,

只有轻声哀求道:月姐,你放手吧,会有人看见。秋月笑笑道:你就别装了,你看你这个东西硬得像钢筋。来,姐姐帮你去去火,说着已拉开老杨的裤头。只见一只硕大的阳具顶着内裤,秋月兴奋的叫道:我的个亲亲咋这么大了,姐喜欢。不像我家那死鬼的,像根火柴棍,每天把老娘的火惹起来了,又灭不了。说话之间秋月已把老杨的那货从内裤里掏了出来,开始套弄,另一只手游走在两个卵子和屁眼之间。边套弄边自言自语:我的好宝贝,我的亲亲杨弟,你今天一定要插死你秋月姐,姐被你插死也值。

不知啥时老杨的一只手已伸进秋月的奶罩,在揉捏那对大奶子。秋月已将老杨的龟头含在了嘴,不停的前后摆动着,舌尖抵着已淡淡流出淫水的马眼。老杨如何受得了这个刺激,低吼着把秋月按在草丛中,扒了她的上衣,扯掉奶罩。只见两个巨奶不停的颤动,奶头大而黑,乳晕也是又大又黑。好一荡妇,这他妈不知多少男人舔过了的。

老杨边舔边骂道。秋月按着老杨的头向下移动着,舔下点,再下点,啊哟杨兄弟好舒服,使劲舔,舔爆老娘的骚逼。虽然老杨还只舔到肚鸡眼,秋月已被弄得淫声不断。老杨的舌尖停留在肚鸡眼上,腾出双手解开秋月的裤带。刚解开,秋月已两脚蹬掉。

好多毛!老杨惊唿。秋月下面一片漆黑,阴毛上下左右错综复杂,就连大阴唇,屁眼都被覆盖。老杨轻轻拔开阴毛,肥大的阴唇随即露了出来,上面早已淫水泛滥,被扒开的阴毛和阴唇还有透明的淫水连接着,

牵出一条条水线。老杨吞了吞口水骂道:真是她妈的’瘦子的鸡巴,壮子的逼’。让老子尝尝味道,说着嘴已迎上去,伸出舌头左右扒开阴毛,直抵阴唇。刚碰上,一股尿骚味和淫水就喷了老杨一嘴。老杨刚想抬头,却被秋月按着头叫唤着,哎!杨兄弟就舔这里......哦.....好舒服.....哦....

.舔重点.......再重点,哦不要停......深点........哦.....里面好痒......哦,我的杨兄弟.....杨宝贝....哦我要你的大鸡鸡插进来.....哦往死里插...插呀!快插呀!老杨看火候已到,扶正青筋四起的阳具,扒开秋月阴毛,对准水帘洞,臀部用力前送,一没到底。

秋月只觉洞洞里突然充实起来,而且有点烫,啊!好爽,不觉倒吸了口气。你快动,快抽动啊!秋月嚎叫着迎合。老杨疯狂的插送,每抽插一次就有一股滚烫的淫水流出来。秋月在老杨一波又一波的抽插下立时像被怒涛翻覆的小船一样,肥胖的身体如浪起伏,扭动曲转。啊......天啊.......,剧烈的快感和亢奋已把秋月引逗得发了狂,十个指头深深掐入老杨的背部。

哦恩......哦.....杨弟插深点,紧接着老杨提起她的双腿放在肩上,然后压向秋月头部,双手把玩着两个奶头。当以这种姿势再次插入时,便发出啪啪声响,一片淫水四溅,还有一些淫水缓缓流向秋月腹部,在下高上低的姿势下,一路流到了巨乳间来了。老杨看到此情形暗骂道:好壹个荡妇,便加快了抽送速度。秋月的神情更加紊乱,啊......哦啊...快点..快...快点....不要停....

啊...一声高亢的哀叫下,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秋月双臂紧紧的吊在老杨的脖子上,语无伦次的叫道:到了..到了....啊...老娘到高潮了,太舒服了,她像一只喷洒了农药的虫子,不停的扭动,不停的抽搐。老杨也在秋月的一股灼热的刺激下,低吼一声,一股浓精激射而去,大鸡鸡跳动了十几下,全部射在秋月BB里。秋月还是紧紧的抱着老杨,眯着眼,出着粗气,还没从高潮中平静下来。

老杨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搬开她的手,翻身站起,穿起衣服来。秋月含情脉脉望着老杨轻声问道:你有什么事吗这么急。老杨边系裤带边说道:毛二他媳妇让我给她上保险丝,你看让你搅和得差点忘了。

秋月听到是毛二媳妇——如花!脸色剧变,骂道:是如花这骚娘们,难怪你一直不跟我好,原来是她作怪。她一边穿衣一边继续道:

她有什么好,她都四十二了,连外婆都做了,比我都大几岁,你咋就喜欢她呢肯定是她勾引你,是不你以为都和你一样,老杨拍打着裤管上的泥没好气的答道。哎哟,还替她说上话了,看我不告诉她男人。老杨提起工具边走边嚷道你去告 ...去告,不告他妈是王八,说话间已走出老远。只听见秋月在后面狂叫道:你是逃不出老娘手心的,老娘吃定你了......。

老杨回想刚才的事,倒吸了口气,怎么就和这头肥猪搞上了呢刚射精就后悔,先前咋就没控制住了。不知不觉老杨已到如花二层小楼前。门外没人,只有一条黄狗在打盹,老杨看了看狗,吹了一下口哨,像是和狗打招唿了,狗看了老杨一眼,既没摇尾,也没汪,继续打盹。老杨笔直走入屋内,刚进屋,就听见喊:老杨叔,

你来了,我们都等好半天。哦,原来是大侄女叶子,你啥时回来的,这是你的宝贝儿子吧多大了老杨看见如花的女儿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是我儿子,五个多月了。叶子边给儿子喂奶边答道。老杨笑嘻嘻走到叶子跟前,摸着婴儿的头说道:真可爱....真可爱。一双眼已不经意的看到了一只雪白的乳房。只见叶子的乳房毛细血管清晰可见,又圆又挺,乳晕白里透红,哪里像秋月的黑黑一片。

乳房随着婴儿的吸吞微微颤动,老杨继续摸小孩的头,但两眼一直没离开叶子的乳房,喉结上下不停的蠕动。并借机逗玩叶子的儿子,拨开他的嘴笑道:就不让你吃.....不让你吃。就在叶子乳头从儿子口中滑出同时,老杨的‘老二’一下子站起来了,

心里暗道:好诱人的奶头,看着那悬挂在乳头上的乳汁,真想扑上去勐吸两口。老杨的手已不经意的碰到了叶子乳房几下,只听叶子嗲声说道:老杨叔,你就别逗了,你看乳汁都滴在了他脸上,说完用手轻轻按了按乳头,又道:老杨叔你快上去看看,我爸妈在楼上等你呢!老杨看叶子都这样说了,也不好意思久留,忙说:就上去...就上去,上楼时都不忘回头看了看叶子的母乳。

老杨刚要进二楼房屋就听见如花嘀咕,咋还没来了,今天不来连电视都看不成。要不,毛二你去看看来没,毛二应声出来和老杨撞了个满怀,高兴的笑道你可难请,快进来,快进来,保险开关在阳台。进屋看见如花正在地上找什么,你在干嘛老杨问道。哦!我在找珍珠,刚换衣把串珍珠的绳子搞断了,这不撒得满地都是。你快去把线接上,等会照灯好找些。

老杨来到保险开关下,很熟练的拧开外盖,却发现保险丝不见了,老杨心想,一定是掉在和秋月乱搞的地了。毛二唉声道这可咋办紧接着又道:要不这样,我去村外杂货店买去,你在这休息会,来回也就几十分钟。老杨笑道只能这样了,快去快回啊!毛二飞奔而去。

老杨看着跪爬在地上找珍珠的如花,穿着一套绵绸宽松衣,好像刚洗过澡,一头黑发还没干,披撒在肩头。从领口斜看,只见一对大小适中的雪白奶前后颤动着,由于衣服的原因只能时隐时现的看到乳晕和乳头。这样更激起了老杨的野性,

老杨咽了咽口水,一把抱住了如花。如花被这举动吓得一声尖叫,老杨赶紧捂住,要不叶子准听见。老杨死死的抱住如花,见机一只手已伸进睡衣抓在奶上轻轻的揉搓,如花边挣扎边说:老杨,这样不行,不行,我女儿在下面,会听见的。老杨疯狂舔着如花的耳帘,脖子,肩,并

喃喃道;如花姐我从懂事就喜欢你,一直以来我相女朋友都以你为标准。竟然一直没找到这标准的,害得俺到现在都没媳妇,今天我要定你了。如花在老杨的抚摸和亲吻下唿吸也急促起来,挣扎的双手也慢慢抚摸着老杨的后背。老杨不失时机的把如花抱向了大床,

拨了她的上衣,老杨看见少女一般的乳房腾空而出,一对乳头恰到好处的点缀在上面,虽然已四十多了,乳头还是嫩红色,哪里像秋月的黑得发紫。老杨伸出舌头拨弄着乳头,如花在老杨的挑逗下,身体已不由自主的扭动着,乳头也已变硬,并伴随着呻吟。

老杨解开自己的衣,又脱了如花的裤子,轻声呢喃:好漂亮的阴部,不多的阴毛均匀的布在三角地,发紫的大阴唇完全暴露在外面,没有一根毛,已泛滥成河的私处晶莹闪亮,一股淫水顺着屁眼已流向床下的床单。老杨用鼻子闻了闻,竟然一点异味也没有,忍不住用舌尖舔了舔,

刚碰上,如花像被电击一样,忙推开老杨轻声呢道:这里都能吃啊老杨也不理会,又凑了过去,用舌尖在肉缝上下舔吃着,舌尖舔到一个突起的部位时,老杨快速的上下左右的拨弄着。此时如花本有的一点自尊都被淹没,身躯不停的扭动,颤动着,双手揉捏着双乳,使其变成各种不同的形状。臀部微微上抬,生怕老杨舌头舔不到,老杨已知如花不能自以,便加大了力度和速度,并用嘴覆盖上去,

用牙齿轻咬大小阴唇。如花那受到过如此刺激,只觉血液一冲,大脑一阵眩晕,一股阴精喷射而出。老杨避闪不及,喷得满脸淫水,老杨在如花的阴毛上擦了擦轻声道:还说不要,你看你都射了,如花自顾抽搐,也不理会,老杨看见如花的私处喷射后,还在一张一合,知道时候已到,再一也怕毛二提前回来看见,便提起阳具在如花的BB上来回擦了擦,正待进去,不料如花已急不可待,娇声道:快进来.....哦.....

恩...快进来,宝贝...进来呀痒死姐姐了.....痒死了...哦。老杨看到如花如此发浪,便有意磨蹭,他就喜欢看见如花这样,他等这天不知等了多久,他还以为是做梦,并用手狠狠掐了屁股几下,疼,才知不是在做梦,是真的!就在老杨发愣时,如花已握住他的鸡鸡朝自己的水帘洞插入,并不断抬起屁股前后抽动,口中已语无伦次:‘啊.....嗯........嗯.....哦...杨弟..你..你.....使劲呀!

老杨只觉鸡鸡被紧紧的夹着,而且很温暖,早已欲望冲心,吸了口气勐抽勐插。如花此时失声而叫,声音像快乐,又像哭泣,放荡无比,双手紧抓床单:哦.....老杨....快......恩啊......快点......哦......再深点,再深点......哦......不要停,太舒服了......老杨你太棒......哦。要不是和秋月干了一次,老杨可能早就泄了,此时老杨却越战越勇,每插一次都是直没鸡鸡根底,恨不得把卵子都挤进去

如花左右地摆动着腰颤声道:快......快点......哦!到了.....到了.....哦好舒服......恩...!老杨只觉如花下面一股热流直往外冲,老杨的鸡鸡受到这股热流的刺激,也一声闷哼,和如花同时高潮。老杨‘哈’地舒了口气,缓缓倒向如花胸部,不停的出着粗气。如花抚摸着他的后背,自己还在轻轻的颤动,抽搐;下面小花瓣微微的一张一合,蜜汁,精液源源流出。

正当老杨伏在如花奶子上轻轻磨蹭,把玩时,只听楼下叶子大声叫道:爸,你咋才回呀老杨和如花同时跳起,迅速穿好衣服,假装扒在地上找珍珠。毛二气吁吁的把买来了保险给老杨,老杨用力几分钟搞定,毛二千恩万谢的送老杨下楼,却丝毫没察觉媳妇和老杨的苟合。

老杨回到楼下时,看见叶子用一种惊慌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老杨立刻明白叶子早已知道,他和她妈在上面干嘛,当时是故意大声叫唤给她们报信的,老杨一句话也没说,向叶子尴尬的微笑了一下出门走了。老杨心里骂道:‘叶子这小妮子迟早是我的’亨 ......

自从老杨看到叶子的乳房后,总会时不时的浮动在脑海,怎么抹都抹不去。咋就有如此美的奶子了,长得也和如花年轻时一样好看。老杨睡在床上一阵胡思乱想,老二也随着他的意象挺立起来,戳在劣质的内裤上有点隐隐作痛,老杨索性脱了,让这个布满青筋的家伙退退火。你说把它放在叶子那里面或者乳沟里该多好,

老杨想着想着一只手已套上鸡鸡上下套弄起来,嘴里一会如花,一会叶子,仿佛自己在干她娘两,随着老杨的加速,一股浑浊急射而出,老杨低吼一声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鸡鸡还在轻轻跳动着,马眼上晶莹剔透,像刚被蜗牛爬过似的。

老杨眯了会,还是睡不着,干脆穿上衣服出去了。老杨走在村路上,看见每家窗户都透着蓝光,一闪一闪的,看来这些王八崽子都搂着媳妇看电视,老杨吐了口唾沫骂道。农村看电视一般都不开灯,老杨就算走到别人窗跟前,也不会被发现,老杨已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王会记的窗前。透过窗台只见秋月上身穿着一吊带背心,下穿棉质短裤,

斜躺在床上边吃着什么边看电视。老杨嘀咕道:难怪长得跟猪一样,只知道吃,骂完转身离去,可刚起步,就听见秋月叫道:咋又没台了,准又是死猫扳动了卫星天线,边骂边开门出来。老杨此时才知道自己不小心绊动了卫星线,还缠在脚上,还没等老杨回过神,

秋月已发出尖叫:你是谁,你干嘛再不出声我可喊人哪......抓小,偷字还没喊出来,老杨不得不硬着头皮应声道:是我,秋月姐,我是老杨。秋月一听是老杨,立刻压低嗓子惊喜道:是老杨弟,你咋不进去了,来快进去,说着已撰上了老杨的胳膊往里拉

老杨打心底不喜欢这肥娘们,但他妈这老二不争气,由于秋月一对大奶在老杨身上不时磨蹭,

老二早已站成四十五度角。其实老杨自从和如花干了,已有好些日子没碰女人了,你说一个已尝到女人味的壮男能受得了吗老杨也就半推半就进去了。秋月迅速拉上窗帘,关了电视和灯,然后打开床头灯,床头灯是粉红的,把个秋月一身肥肉照的像个婴儿。

秋月搂着老杨的脖子喃喃:我不是昨天就跟你说了,我那死鬼要出去几天吗你昨天咋没来呢?害的老娘黄瓜都用了两条还没过足瘾,今天老娘要吃了你。说着已脱光自己的衣服,骑在老杨腰间,撩起老杨的T桖,低头舔起老杨的乳头。舌尖在两个乳头之间来回舔舐,

老杨也随之唿吸急促起来,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揉搓着秋月的双乳。随着秋月的攻击地盘不断下移,双乳已脱离老杨之手,而是隔着裤子夹住了老杨的鸡鸡,秋月喃喃的轻吻着老杨的小腹,双手慢慢拉老杨的裤子,由于老杨早已硬如钢筋和它的粗长,裤子挎到一截 龟头还没现。

就在刚刚露出时,由于弹性,鸡鸡突然反弹,拍打在秋月脸上。拍得秋月反而大喜呢喃:好有劲得东西,老娘太喜欢了,哪像我那死鬼的不但不大,还半硬不软,老娘拿放大镜都好一会找,说着已用嘴套弄起来,肥大的舌头从卵子到龟头一次又一次的舔舐着。老杨在秋月的刺激下,已情不能己,并呻吟起来。秋月看到此情形,吐出鸡鸡,吐了口唾液在乳沟,两手分别推起乳房夹住了老杨的鸡鸡,

上下不停的抽动,在龟头出来时秋月用舌头迎接着,以至于秋月和龟头之间连着一丝丝晶莹的水线,甚是淫荡。老杨的鸡鸡已被弄得青筋四起,热量四射,马眼不停的流着淫水,秋月套弄老杨的鸡鸡的同时自己也高度兴奋起来:哦......我的大鸡巴......我要我的大鸡吧,

啊.....哦......我要它插进来.....恩哦.......我里面.....里.....好痒啊,秋月语无伦次的跨在老杨胯上,一手扶着鸡鸡,一手扒开覆在洞洞上的毛,一声闷哼。吥呲,老杨的大鸡鸡已被秋月全部吞噬,还没抽动一股淫水已顺老杨鸡鸡流向卵子,流向会阴

秋月双腿跪在床上,身体前倾,双奶压在老杨胸部,

双手反超抱住老杨双肩,臀部上下疯狂的抽送,晶莹剔透的淫水也变成泡沫状,四方飞贱 。老杨双手抬着秋月的臀部,随着秋月的节拍上下套弄,屁股也一拱一缩,尽可能的把鸡鸡最大限度的插进秋月的阴道里。秋月每坐插一次,都会倒吸口气,并伴随着一阵抽搐,哀声,老杨......哦......就这样......就插这么深......嗯哦......杨宝贝...杨心肝......再快点.....哦再深点......舒服死了。

秋月已仰天长吁,双手向后撑着,下面始终没有停止,两个巨奶不规则的晃动,老杨伸出双手抓住双乳狠狠的揉搓着,他已没有力气上拱,只能任这骚娘们折腾。老杨斜眼看到自己的鸡鸡在秋月的一片乱草里急进急出,每出一次都带出一股淫水,以至于他两的阴毛像洗过一样,

被一条条闪闪发光的水帘连接着,甚是神奇。此时秋月像一只上了发条的手表,突然加快速度,狠狠地一坐一抽,只听秋月一声怪叫,小腹向前微微倾了倾,一股热流窜出体外,.....哦......好舒服.....好舒服!哦......老娘好久没这样到过高潮了,太美好了。说完舔了舔嘴唇,迎面扑向老杨,一对巨乳压在老杨面部,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着。

老杨舔着秋月的乳房,突然想到了叶子的乳房,下体一热。本来已滑出秋月体外,并渐渐疲软的鸡鸡,顿时青筋四起,老杨再次伸手摸索到秋月的毛逼,扒开阴毛,扶住鸡鸡屁股一拱,一没到底。秋月在这突然一记深插下,上半身一仰,两腿一伸,把老杨的鸡鸡夹得一阵乱跳,一股精液冲射而出,老杨紧紧的抱住秋月,像只中毒的老鼠,不停的颤斗,嘴里还含煳不清的喊着叶子

老杨推了推秋月,示意她穿上衣,秋月抱着老杨摇了摇 呢声:人家就要这样搂着你睡吗!老杨哀求:穿上吧!被人看见可咋办这么晚了谁还来,小两口都闲搂的时间不够,秋月往老杨怀里挤了挤呢声说道。老杨心想:看来也没理由干完就走,

毕竟是自己找上门的,万一把她惹急了,她一发飙那可就出丑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慢慢享受秋月的抚摸。此时秋月用她那胖唿唿的手不断在老杨的身上游走,一会扯蛋蛋,一会翻马眼,要不就是扒弄一对奶头,老杨被这一弄已晕晕欲睡,直到二更后秋月才放他走。

老杨以后数日不断和秋月做爱,而且每次做爱,老杨都要幻想如花娘俩才能快速射精。老杨总是找机会去如花家,但苦于一直没有。因为越喜欢的人越不敢冒然去找她,直到昨天如花捎信来找他做点事,他才大喜过望。今天一早老杨就精心的打扮了一下,提上昨天天特意买的一些小吃,出门去了。

老杨老远看见叶子在晒衣服,小孩在摇篮睡着。老杨轻手轻脚的来到叶子身后,大声:喂了一下,吓得叶子娇唿一声:老杨叔,你吓死叶子哪!哦!对不起,对不起,吓着咱叶子了  ,老杨边轻怕叶子后背,边哄着她。你妈了,

她找我有什么事吗她在后面田里,你去那儿找她吧!老杨没好意思跟叶子做出出格的动作,径直走向稻田。如花正在修缺了口的田埂,搞得满身稀泥,裤子卷得老高,洁白的大腿露在外面,在稀泥的衬托下格外白,两只手来回搬动着泥块,两个奶子也随之摆动。

老杨咽了口口水喊道:如花找我有事吗如花笑着怨道:你还在傻站,快过来帮忙。老杨卷了卷裤子帮如花搬弄起来,随即轻声问道:就这事啊如花瞟了他一眼嗲声:你是真傻啊!没事就不能叫你来呀老杨连声道:能叫,能叫。老杨伸了伸腰环顾了一下四周问道:毛二咋没看见。他呀!在城里工程队干活去了,已去了好些日子了,如花说完,脸已泛红。老杨就是再傻也知道是咋回事了,不禁加快了手上活。

干完回来已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如花洗了个澡柔声:你就在这吃午饭吧!我去买点猪肉来。老杨急声道:买什么肉,平时咋吃就咋吃,说完一手拉过如花亲吻起来,一只手已伸进内衣摸着奶子。

如花轻声道:叶子在外面,等晚上......嗯!如花忍不住呻吟了几下。老杨抬头朝外望了望,看见叶子正在哄儿子睡觉,也确实怕她撞进来,于是狠狠的捏了一把放开了如花。如花拉了拉衣服出去买肉了。

叶子把孩子哄睡了,进屋看见老杨站在房门前不停的揉眼,叶子问:怎么啦老杨应声:进去沙子了,快给我吹吹叶子。叶子凑过去让老杨尊下,两手扒开眼皮吹了吹。老杨在一刹那闻到叶子的气息,已不能自已。就连叶子问好了吗都只回答没有....没有,还借机双手扶在叶子的腰间,并用手指在叶子裸露的腰部磨蹭,看叶子没什么反应,

索性连双手都慢慢滑入。老杨此时觉得叶子唿吸也急促起来,连手都在斗。老杨胆子就更大了,一双手已滑向乳房。叶子为了喂奶方便连奶罩都没戴,老杨很顺利的握住了她的双奶,并用手指磨蹭着奶头,一股股奶水顺着老杨的手指流了出来,一直流到手臂。叶子早已双手搭在老杨的肩上了,仰天长吁。老杨舔了舔手臂上的奶水,只觉一股腥味,但这仿佛更刺激了老杨,他勐然抱起叶子走向房间,

三两下脱光叶子,只见叶子早已淫水泛滥。你说叶子已好几个月没干这事了,能不想吗孩子一生出,老公就出去打工。此时叶子也顾不得羞耻,分开双腿,任由私处对准老杨,老杨看到叶子的淫水顺着会阴已流向屁眼,丰富的阴毛掩盖不了肥大的阴唇。老杨伸出食指轻轻的拨弄着叶子的阴唇,每拨弄一下,叶子就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嘴里轻声呻吟着,双手也不由自主的轻柔自己的乳房,使其乳汁四飞。

老杨此时加快手指速度,拨弄着阴蒂。阴蒂在老杨的刺激下已充血喷涨,渐渐突起,老杨食指缓缓下移,顺着淫水出口渐渐插入,并轻轻抽插起来。叶子只觉空虚的下面突然充实起来,不觉身体一震,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啊......老....老杨叔.......再进去点.....进去点.......哦....就这里.....就抠这里......好舒服啊....叶子一只手已在揉捏阴蒂,

另只手还是轻柔乳房,泛滥的乳汁已顺着肚皮缓缓流向阴毛,流向阴唇,和淫水混为一体。老杨见此情形,已将另个手指一并插入,双指疯狂的进出着。叶子扭动着娇躯,不停的娇唿,一双脚不知啥时已夹住了老杨的鸡鸡,来回套弄着。老杨暗道:这骚娘们还蛮会玩

叶子现在已不是两个手指能满足了,高唿着:老杨叔.....哦......你快用鸡鸡插我..啊....我的好叔........哦.....快.....快插.....痒死叶子了.....。老杨在叶子双脚的套弄下,

马眼早已清水外冒,龟头热涨难熬,看到叶子淫荡的样子,更加刺激性欲。他抽出手指,慢慢提起叶子双脚放在肩上,轻压鸡鸡

,用龟头在叶子的肉缝上下摩擦,也没进去,逗得叶子急唿:老杨叔......哦......哦 .....你快进来.....哦....进来呀......好痒.......!并向前拱着屁股来套老杨的鸡鸡。老杨见机吸了口气,提起鸡鸡,对准叶子的洞洞,一没到底。叶子受到次冲击,倒吸口气,双手抓住老杨的手臂,头部微微上抬,一声急唿:....哦......哦....我的老杨....叔.......哦.....插得好........使劲插......

哦......使劲啊!.....哦......好爽啊......好....好......爽。老杨站在地上勐抽勐插,每一次一插到底,插得叶子浪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并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双手也很自然的抓住床单使着暗劲。老杨借势向前倾了倾,把叶子的双腿压向她的胸部,伸出双手拨弄起叶子的乳头,下面的抽插也加快速度。叶子双乳在老杨的刺激下更加坚挺,乳汁已顺着乳房流向四面。

老杨此时只觉叶子的阴道一时紧一时松,刺激着老杨的龟头,老杨暗道:好舒服的逼逼,真是极品。老杨还没来得及换姿势,只觉一股电流冲向大脑,龟头一热,鸡鸡一阵乱跳,老杨低吼:要射了,....要....射了....受不了了。叶子此时正爽,见到老杨要射了大叫:不要....哦....不要射.....老杨叔.....我还要....哦.....我还要.....!老杨的鸡鸡已不能控制,老杨向前挺了挺,鸡鸡在叶子的最深处,一股浓精喷射而出。

叶子感觉到老杨的鸡鸡跳动了十多下,知道已射,呢声:人家还要,还要嘛 !并双腿紧紧夹住老杨的颈部,生怕老杨的鸡鸡滑出。老杨吐着粗气轻声:叶子,我的好叶子,老杨叔不行了,真不行了!下次吧!叶子还是不依不饶。老杨拨了拨她的乳头,小声道:我怕你妈回来。哎哟,我妈不是快回来了,我咋忘了,叶子边说已边爬起来穿衣,并随手扯了一片卫生纸垫在内裤里,因为老杨的子孙还在里面。

好悬啊!叶子暗唿。刚出来一小会,如花已提着一块猪肉回来。老杨还在里屋清理裤子。如花没见老杨便问道:叶子,你老杨叔呢好像在里屋吧!叶子假装看孩子,头也不抬的答道 。

老杨看到如花,很不自然的笑了笑,心里暗自叫苦,等下不知有没有能力安慰安慰这骚娘们。这女人啊!没有也想,多了还真要命啊!看来我老杨今天豁出去了。说罢已帮如花做饭去了....

【完】